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暮色年华的博客

0000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独创]父亲的二三事  

2017-03-31 17:14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父亲是个本分的农民,十二岁那年就下地给人家干活,尽管身体比较单薄,可他是个特别要强的人,十七岁就开始干大人的活计,二十岁开始给地主家当“打头”的,“打头的”就是带领伙计们干活的人。一直到解放了,“打头”的这个“头衔”算是划上了句号。父亲非常勤劳,一直到六十岁才脱离集体劳动。
        父亲一生能吃苦耐劳,过日子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手。可这日子也总是紧紧巴巴的,但这对于他并不认为怎么苦,他说家家户户的日子不都是这样吗!在他认为,能吃上饭,有衣穿就是好日子,就知足了。可就一件事让他难过了一辈子。那就是他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爷爷,去世的时候连个寿木都没能买得起,是用装东西的柜子成殓的。父亲常常回忆这段难忘的心酸:当时是三年摊上了两场大水,庄稼颗粒无收。累死累活一年白干了,别说一个大子都没得到,就连一家人的口粮都得用高利贷抬。也就在这个当口,老人过世了,实在让穷人走投无路。那一年父亲二十八岁,叔叔二十三岁。他常常质问自己,”壮壮实实的两个大小伙子,又不是不下力,怎么连父亲的寿木都没能买得起呢!“这一段心酸让父亲扛了一辈子,压抑了一辈子,难过了一辈子!
        父亲一生喜欢干净利索,没有不良嗜好,不吸烟不喝酒。只是到了晚年的时候,才能喝少许点酒,但从没见过酒醉醺醺的时候,他特别讨厌喝大酒,拉长谈,说话唾沫星子崩挺远的酒客。他平时话不多,嘴不碎,只要说出的话一是一,二是二,这让我们特别敬畏。一年的春节,我趁着他老人家高兴,就串联哥儿几个,酒桌上我们每个做儿子的都给敬一杯酒,从大哥开始,然后二哥,三哥-----目的把他灌醉,让他耍酒疯,看是啥样子。结果没进行到一半,就被识破了,“你们这是想把我灌醉喽,让我出洋相,看我笑话呀!"
        父亲尽管一辈子没读过书,不识字,可他对子女们的管教特别严格,时刻教育晚辈们走正路。“人间正道是沧桑”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最让他老人家引以为荣的,儿女们到婚龄 的时候,那个时候,男女结婚,男方是要给女方过彩礼的,他的五个儿子说媳妇都没彩礼单子,还都是女方家主动托人保媒的。父亲为人还特别的善良,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尽管家里生活不宽裕,还常常接济困难的人家,屯中的孤寡老人,我见过的就有老孤张,老伤韩,大李发,孤儿郭五子等都收养过。
        最有意思的是每年的春节时候,早上就早早告诉各个屋的嫂子们,“今天过年了,谁也不要说孩子,骂孩子啊!不吉利的话也不要当笑话说了!”(如蒜酱,蒜泥,吃醋,碎了,坏了,死了,完了,这些都是不能说的。一定要说的也要变通一下说法。)早饭后父亲就开始供大纸了,也就是供家谱,父亲开始要供家谱的时候,母亲和嫂子们就开始在厨房忙着做供菜了。供家谱的位置在父母屋子的北墙哪里。靠墙中间贴上大哥用墨汁写的然后又撒有金粉的大福字,紧接着在福字前边悬挂上写有已故先人名字的家谱画,两边是画屏,家谱的下边是约有一米半长的黑色家谱匣子,匣子上铺上黄纸,放供品。供品有鱼,有肉,有菜和油炸的粉丝。每个菜的上边还用五颜六色的粉丝点缀着。供菜两侧各供有一摞馒头,每摞五个,三个打底上边两个相对放在上边,上边的那个馒头还要用麻果的果蘸上红色墨水印上五个麻果花印,馒头外侧是供饭,每碗供饭是用满满的两碗饭扣到一起合成的。最先前供饭是小米饭,后来有大米了,就用大米饭了。供饭的上边还栽上一个大红枣。家谱匣子下边是供桌,供桌中间是香碗,香碗两侧是装香的香桶,再两侧是烛台。这些都是老红色黑边油漆成的木制祭祀器具。供桌下边有一花布屏风。在家谱前边的上方挂着一条横杆,横杆上贴着祭祀祖宗的对联:上联是:祖宗堂上香结彩,下联是:三代门中喜气升。横批有三四条:本支百世,慎终追远,祖德宗功,祖豆千秋,永言孝思等。父亲供完家谱,倒上两盅酒,点上香,然后叫谁在外边放一挂小洋鞭儿,几个二踢脚,这意思是新年开始了。新年了是有规矩的,起码见面打招呼要说吉利话。见面要说“年好啊!过年好啊!”之类的话。晚饭后太阳一下山,天还没有黑下来呢,就点上灯笼,带领我们这些男丁去屯外接神,也就是接祖宗。祖上的规矩:早点儿接,晚点儿送,初二送神,初三撤供。接神先是到堤外南边,因为老家是从南方搬迁过来的,到了指定地点,用土或者雪攒成个小堆,烧上香,在香火前边再烧点纸钱,一边烧纸还一边带领我们念叨:“老地老母回家过年了!老地老母回家过年了!然后再到屯子北侧,爷爷奶奶,二爷的坟在屯子北边约五里的地方,照样是烧香,烧纸。这时要念叨:“爷爷,奶奶,二爷回家过年了。”接了神往回走,每个人的神情都特别严肃。仿佛老祖宗就在身后回家过年来了!进了院子先把接神拿的灯笼挂在灯笼杆上,进屋还要在祖宗的供桌上点上香,用新煮 的饺子上供,酒盅倒上酒,用火点着。然后在供桌前继续烧纸。边烧纸边自言自语叨咕,“过年了,把你们接回来和你们的后人 一起过年,供品很丰盛,你们就尽情享用吧!有一点呀,孩子们没有教养,是我管教不好,说着说不着的就请老祖宗多多担待了”,,,,,,,烧完纸,在纸灰前边放上一条麻袋片,自己首先站在麻袋片上,面对祖宗恭恭敬敬地做个揖,然后跪下给祖宗磕三个头,站起来还要做个揖。接着依次从大到小,除了在家没结婚的姑娘之外,都要磕头。小孩子不会磕头,也不想磕。这是不可以的,一定要磕。说磕头老祖宗会保佑一年平平安安!仪式结束就是大年夜守岁了。说是守岁,没事都走了,屯中没有啥文化生活,那时候没有音响,没有电视,有个广播喇叭也是时有时没有。男的一般凑到一起掷骰子,看小牌,打扑克,打天九或者是看热闹。女的们凑到一起抓嘎拉哈或者掷真儿玩。我哪儿也不去,父亲看着给祖宗烧香,我就在那呆着或看小人书,这时候就给我讲先祖闯关东的事儿;祖籍是登州府宁海县。因为战乱和天灾逃荒来东北的。他还告诉我他的父亲叫啥名,祖父叫啥名,曾祖父叫啥名,往上一代一代先人都叫什么名字,我就站在宗谱前边找父亲说的祖上的名字。他说,大年夜的香不能断,断就是断后代了,这个后代指的是男丁。然后还叫我帮他看着香,等香火还有一二厘米那样的时候就又续上了。接回神那天的除夕夜到送神前,各屋子都要通宿点灯,家里的任何人都不得脱衣睡觉,要睡觉也要合身,甚至袜子也不能脱的。送神是在初二的晚上,大约九点左右吧。要送之前先在宗谱前上供,烧香,烧纸。父亲边烧纸边念叨;今天你们要走了,这是给你们拿的路费,远道的多带点,近道的少带点,各个节令的时候还会给你们送钱的。也请老祖宗保佑家里的大人孩子一年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的!然后接神这些人提着灯笼送神,送到接神的地点,在哪里还要烧香,烧纸。和接神不同的是,放鞭炮。
      农民有一句哲语是:庄稼不收年年种,今年不收盼来年。父亲对好年景的期盼就寄托在大年夜。他说大年夜的天空越黑来年的年景一定是风调雨顺,大年夜鸡鸭猪狗马牛羊越消停,来年一定是百姓安居乐业。发纸时候的鞭炮声要是又响亮又脆快,来年一定是大吉大利!  所以每年都买很多鞭炮,买 最响的鞭炮。每在大年夜发大纸的时候,在院子的焰火旁边放上一张八仙桌子,放上供菜,酒,烧上香。焰火的材料一定是芝麻杆或者大豆杆,说是火旺,象征着红红火火,兴旺发达。同时也意味着“支儿”旺。然后放鞭炮。当他听到震天价响嘎巴脆的鞭炮声时候,满脸都能笑开了花,嘴里还不停地念叨,“来年是个好年头了!来年是个好年头了!有好日子了!”
      一九八七年十月初九死于脑溢血,享年八十四岁。



        说了很多过去的民俗,现在看起来都是淘汰了的东西,但是应该算民俗文化了。马上是清明节了,写一篇有关回忆父亲的文章,算作对父亲的纪念罢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